yabo亚博.休渔期后“第一网”遭遇缺鱼尴尬 鱼儿都去哪儿了?

歌手:战狼

2019-11-28
 蒼南縣龍港舥艚漁港碼頭漁民在卸貨。 蘇巧將 攝

甌網[記者 的拚音:jì zhě] 李中

報道組 陳宣錕 張闖

[隨著 的英 文:Along with]9月16日休漁期[結束 的拚音:jié shù],靜謐的洞頭鹿西碼頭回歸往日的喧囂。

連日來,從東海捕[魚 的英 文:fish]歸來的一艘艘漁船靠岸,漁民們忙著分類卸魚。

[但是 的英 文:But],熱鬧的場麵並沒有給漁民們臉上帶來多少喜悅■yabo亚博工程材料■。

“今年帶魚、鯧魚等體形大的魚類明顯少了。”漁民林中民抱怨道,休漁期後幾次出海,收獲都不大,像帶魚,有一趟隻捕了500多斤,墨魚就更少■yabo亚博军工城■。

抱怨的不止林中民一人。記者調查發現,9月份休漁後“第一網”遭遇缺魚尷尬較為普遍。這不由得讓人心生疑問,近年來溫州捕魚量呈現怎樣的變化?未來溫州是否真會“無魚可捕”?市民的“菜籃子”是否會受[影響 的英 文:effect]

漁民吐槽 魚數量減少個頭也變小

“小魷魚、水龍魚等小形魚占了[大部分 的拚音:dà bù fen],體形較大的魚隻有鮸魚。”[上周 的英 文:last week]日下午,有著十幾年捕魚經曆的洞頭鹿西漁民李雄偉,正在給捕來的魚分門別類裝運。他說,前幾年近海還能捕到不少大魚,現在更多的是體形小的低質魚。

[不僅 的拚音:bù jǐn]個頭在變小,數量也少了很多,往年一網全是白花花的魚的場景難再現呀。”李雄偉歎氣道。

“近海無魚可捕,漁船隻得越開越遠。”瑞安牧海漁業[合作 的英 文:cooperation][負責 的英 文:Responsible]人蔡蘭興說,今年的產量相對去年同期減少了約30%,小魚多,大魚少,以往漁船開七八個小時能捕到不少魚,現在要開十幾個小時,甚至更遠的地方才能捕到魚,[成本 的拚音:chéng běn]增加了不少。

“今年的魚不好捕,帶魚、鯧魚等體形大的[經濟 的英 文:economic]魚類明顯少了。”來自蒼南龍港舥艚漁港碼頭一位王姓漁民發出了同樣的無奈聲。他[告訴 的英 文:tell]記者,今年休漁過後他們幾次出海,收獲都不大。像鯧魚,最多一趟隻捕了300多斤,這在他捕魚生涯中是最少的[一次 的英 文:Once]了,往年[常見 的拚音:cháng jiàn]的帶魚,體形明顯沒以前這麽大,產量也沒有預期中的多。

“蝦蟹”豐收 反襯漁業資源衰退

魚越捕越少,[幾乎 的拚音:jī hū]是當前漁民的共同困惑,那麽近年來溫州捕魚量呈現怎樣的變化?

記者從市海洋與漁業局獲悉,傳統的東海四大經濟魚類中,黃魚、小黃魚、墨魚、鯧魚早年就因濫捕數量銳減,就連繁殖能力最強的帶魚,近幾年產量也在減。

從該局提供的一組數據顯示,帶魚從2009年的41612噸減少到2013年的31022噸,鯧魚從27585噸銳減到12861噸,墨魚從5170噸增加到5486噸,青占魚從6834噸增加到15706噸,梭子蟹從4609增加到6202噸,梅童魚(子梅魚)從6582噸增加到7472噸,這幾年連續投放魚苗,小黃魚從3266噸增加到6210噸。

[浙江 的拚音:zhè jiāng]省漁業經濟統計資料顯示分析,2010-2012年東海漁業資源中低值魚蝦蟹與經濟魚類的捕撈比例是7∶3;而在10年前,情況[完全 的英 文:completely]相反。[一些 的英 文:some]老漁民說,正是因為東海裏沒魚了,所以蝦兵蟹將稱霸王,產量節節上升,其中毛蝦產量[曆史 的英 文:History]性突破10萬噸。

“以前四大經濟魚曾占東海捕撈產量大頭,現在形不成魚汛。”蔡蘭興說,這幾年海裏的中下層魚沒得捕,[隻能 的英 文:can only]“掃蕩”上層廉價的青占魚,所以這幾年青占魚的捕量明顯上升。

蔡蘭興說,“大魚吃小魚、小魚吃蝦米”,魚越捕越小和蝦蟹產量增加其實也是海洋漁業資源衰退的一個反麵例證。

成本上升 是否出去打漁越來越糾結

回憶起[這些 的拚音:zhè xie]年來帶魚的銳減,有著15年捕魚經曆的蒼南舥艚老漁民蔡建旺打開了話匣子。

“最氣憤的是‘三無’漁船,為了能捕到更多的魚,可謂不惜手段。如每到晚上,都開起刺眼的燈光,如同白晝,魚有趨光性,一見到光,就會遊來,魚子魚孫[全部 的拚音:quán bù]被捕上[來了 的拚音:lai l],如此過[度 的英 文:attitudes]捕撈,海裏的東西沒個十年八年恢複不過來。”蔡建旺說道,類似[這樣 的英 文:then]的偷捕在他從業中早已司空見慣。

“各個地方的休漁期時間不盡相同,比如溫州休漁期還沒結束,[其他 的英 文:other]地方休漁期早就結束了,漁民一哄而來,[我們 的英 文:we]不捕就被別人捕走了,一些外省來的雙拖網漁船一下就把魚兜走了。網越織越密,大魚、小魚甚至魚卵都不放過。”瑞安漁民陳向東說,隨著捕魚業的競爭日趨激烈,捕魚的成本也越發高昂。他給記者算了一筆帳:他的船每出海一次,成本就要2萬多元,其中一萬多元是油費,另外的是人工費,現在一個小工的月薪就要五六千元,出去一趟沒[有多少 的英 文:How many]利潤,有時出去打漁不如進港休息。

“溫州90%的漁船隻能靠每年的柴油補貼來生活,不然都要虧本。”蔡蘭興說一艘250至300馬力的漁船,年柴油補貼有40萬元,聽起來數額巨大,但一艘300馬力的漁船造價高達二三百萬元,相當一部分是貸款,扣除利息,捕魚的各種成本,隻能勉強生存。

捕魚是漁民賴以生存的“手藝”,隨著近海漁業資源的匱乏,靠海吃海的漁民不少麵臨著生存難關。[如何 的拚音:rú hé]實現轉產轉業,成了當下漁民另一個關注的話題。

市民反映 “菜籃子”拎得越來越重

與漁民大歎缺魚的無奈相比,記者昨走訪市區各大農貿市場發現,水[產品 的英 文:product]種類並不缺。

市區興文裏農貿市場一家賣水產品的攤主告訴記者,鯧魚進貨渠道[主要 的拚音:zhǔ yào]來自洞頭和蒼南,也有的來自溫州菜籃子集團有限公司,鮸魚和墨魚主要來自舟山沈家門。水產品的進貨渠道不是[問題 的英 文:foul-ups],關鍵是[價格 的拚音:jià gé]堅挺,像鯧魚價格達到每斤40至50元,墨目每斤在14至20元,比前幾年是漲了不少。

新城農貿市場一水產攤主認為,溫州水產品供應很雜,有些人[反而 的拚音:fǎn ér][喜歡 的拚音:xǐ huan]外地的魚,比如本地墨魚產量少,大量從外地進貨,慢慢習慣了外地的口味,且外地魚價格與本地相差無幾,特別是帶魚,甚至還便宜些,不存在本地魚好賣,外地魚不好賣的情況。

“市場裏的水產品除了本地外,還有來自舟山、山東、江蘇、福建各地,從比例來看,以溫州本地的貨源為主。”市菜籃子集團水產品批發市場一位金姓的[工作 的拚音:gōng zuò]人員告訴記者,一旦溫州水產品市場[出現 的拚音:chū xiàn]某個品種短缺,就會引來各地供應商,不存在缺魚賣的問題,關鍵還是價格。

魚越捕越少,[大多數 的拚音:dà duō shù]市民最能[感 的英 文:sense]同身受的就是,近年來餐桌上常見的經濟魚類價格在上漲。在一片“漲聲”中,黃魚身價創下新高,墨魚、鯧魚等魚類同比也在上漲,體形越大的漲幅越發明顯,這些魚越來越吃不起。

對話孔萬榮(溫州市海洋與漁業局黨組成員、副調研員)

問:如何看待休漁期後“缺魚”的尷尬現象?

答:從近年來捕魚的產量和種類來分析,呈現出“種類少、個體小”的特點,這種現象並不是溫州特有,全國亦如此。這是氣候變化、環境汙染等多種因素所致,其中和捕撈能力太強有[很大 的英 文:huge]關係,使得海洋生物資源衰退、海洋生物鏈失衡短時間內難以逆轉。

減少捕撈能力,根本之策在於引導漁民轉產轉業。溫州從事漁業生產多達7萬多人。習慣了靠海吃海的漁民轉產轉業[應該 的英 文:yīng gāi]是市場行為,指望政府包幹[解決 的拚音:jiě jué]不現實,並且少數海島漁村地處偏僻,交通不便,信息閉塞,加上多數漁民年紀大,除了捕魚,缺乏必要的生存技能,要實現轉產轉業並非想象中的簡單。

問:很多漁民[擔心 的拚音: dān xīn]未來會無魚可捕,你是如何看待這個問題?

答:外界盛傳的“無魚可捕”的說法不可取。近幾年來溫州捕獲魚類數量總體相對穩定,有些魚資源不僅沒有減少,相反產量還增加不少。如子梅魚、小黃魚、梭子蟹和青占魚,這歸功於連年來投放魚苗進行增殖放流。

今年溫州投放各類魚苗34400萬尾,數量居全省第二,這將極大豐富溫州海域魚類資源,現在我們正在就增殖放流[區域 的拚音:qū yù],投放魚苗的數量和種類作個全麵的規劃,使這項工作做到有的放矢。

問:對於漁民痛恨的偷撈或過度捕撈,作為主管部門有何應對之策?

答:除了致力於修複海洋生物鏈外,各地海洋與漁業部門出台了一係列措施[保護 的英 文:protects],如嚴格執行國家“雙控”政策,限製漁船功率及捕撈量;加強對禁漁區、禁漁期的[有效 的英 文:valid][管理 的拚音:guǎn lǐ],其中打擊“三無”船隻是重中之重。

全市有3500多艘“三無”漁船,占了全省近三分之一,僅蒼南一個縣就達2000多艘,可見這項工作的艱巨性。溫州一直在加大打擊力度,近十年,全市漁船拆解,報廢的總功率減少5萬千瓦。[相信 的英 文:上帝會存在的],隻要堅持嚴厲打擊非法偷捕、切實增加魚苗投放種類和數量,有效引導漁民轉產轉業,休漁期後無魚可捕的尷尬很快會過去。

相關搜索:去哪兒 休漁期


本文由◆yabo亚博服务中心◆发布;
yabo亚博 > 陈坤 > 寻龙诀
yabo亚博返回顶部
在线音乐门户,分享好听的网络歌曲

yabo亚博

最新动态
网站地图